幸运28分析-幸运28-深圳沙井新闻
点击关闭

警察-被质疑是有「便衣警」将「周梓乐」推前-深圳沙井新闻

  • 时间:

陈志朋发文感谢

警方星期二曾表示,在周一(4日)凌晨約1點前未曾有警員進入尚德停車場,但其後有人出示拍有警員在周日(3日)晚上11時許步出停車場的行車紀錄儀片段,情況與警方早前的說法似有出入。

警方將就周梓樂墮樓死亡一事建議召開死因庭,胡家欣承諾警方會進行深入調查,而所有調查所得資料均會在死因庭上公開,警方若發現自己在事件中需要負上那些責任,亦必定會如實向死因裁判官匯報,但強調現階段的調查工作目標是調查周梓樂的死因,而非調查警察。

煽暴派在無證據下「老屈」警方「殺害」周梓樂,多次造謠指警方阻礙救護人員到場,企圖製造警方「刻意延誤救人」的假象。消防處助理救護總長(九龍東區)梁國禮昨日在記者會上重申,當日的救援過程間,警方並無作出任何阻延,而接報到場處理周梓樂個案的A344救護車,過程中亦無與警方接觸。東九龍總區高級警司(行動)傅逸婷透露,當晚路面交通受暴徒堵路影響,阻礙救護車直達現場。

為消費死者,煽暴派在周梓樂不幸身亡後,毫無證據就一口咬定是警方所為,連聲稱受過專業訓練、富採訪經驗的香港電台記者利君雅亦與煽暴派沆瀣一氣,在昨日的警方記者會上聲稱「警隊有殺人嫌疑」,更多次聲言警方調查周梓樂死因只是「自己人查自己人」,口吻恍如「批鬥」多過提問,令記者會淪為煽暴派的「公審會」。

就有片段顯示曾經有兩名面目模糊的黑衣人懷疑在停車場2樓發生推撞,被質疑是有「便衣警」將「周梓樂」推前,東九龍總區刑事總部警司(行動)胡家欣表示,片段中兩人的衣着均與周梓樂不一樣,相信他們不是周。

她其後詳細交代了警方當晚的部署。她承認有5名警員曾在周日晚上11時06分進入尚德停車場處理滋擾事件,但他們在10多分鐘後已經全部撤離,其間沒有與周梓樂接觸過。「上次的發佈會,我們未掌握到所有證據或資料,因為我們當天很想把手頭上的有用資料盡快給大家。對於我們發放的資料未夠準確、令大家有混淆,我們覺得不好意思。」

發狂指責警 輕忽司法機構利君雅昨日在記者會上連問多條問題,首問即引述「社會上大家會認為」來指稱周梓樂是警員眼中暴徒,甚或是「曱甴」,而前線警員多次說要殺死「曱甴」,質疑周受傷後警方無主動交代其情況,死後才出來「貓哭老鼠」,又稱昨日出來交代案件的警員「太低層次」,應該由高層出面交代,「高層係咪要同你哋割席?」

利君雅後來一口咬定警方要負責任,及質疑警方「自己人查自己人」,警方回應指,警方在事件中有否責任正是死因調查其中一個目的,而所有調查結果會交由死因裁判官去評定,且香港的司法制度便是由警察調查後,交由司法機構負責判案。東九龍總區高級警司(行動)傅逸婷就質問利君雅:「你信唔信司法機構?」利君雅當時呆了一秒,然後只是重複「問題是你(警察自己)去做(調查)」的質疑。

現場無喬裝警 黑衣片段無推撞她續說,警方翻看了從另一角度拍攝的閉路電視片段所見,片段中兩人相隔了一段距離,並排向前行,未曾有身體接觸,不存在所謂「推撞」之說,並重申警方當晚未曾在將軍澳區內派出喬裝警務人員,亦沒有派過便衣警員進入停車場。

特稿:黑記無理指控 記招淪批鬥會

事實上,發生命案當然會由警方去調查,再找出事件的經過及行兇者及責任所在,難道要由法官、市民,甚至示威者去查?警方在回應利君雅的提問時就一再重申,周梓樂墮樓案發生於周一凌晨,警方掌握初步資料後於星期二傍晚已交代調查進度,調查由誰人負責有既定程序,而昨日出來交代的包括調查周梓樂死因的主管,他最了解這宗案件始末,由他交代最合適。

周梓樂墮樓前未與警察相遇

梁國禮表示,消防處亦於當日凌晨1時15分及1時41分先後接獲廣明苑閘口及廣明苑天橋的緊急救護召喚個案,並先後派出A237及A391前往現場,惟兩宗個案最終均未發現傷者。

她接着問:「周同學的死,警方係咪丁點責任都無呢?」她其後更早有立場地指,「如今警隊有殺人嫌疑,不論咩形式都好,你哋自己查這宗個案,同六七十年代警隊自查貪污有咩分別?究竟你哋會如何開脫你哋的嫌疑?」完全是在未審先判。

A492和A346各有任務在身

當晚到尚德邨的救護車及其角色

責任編輯:林犀

事件將召開死因庭東九龍總區高級警司(行動)傅逸婷昨日在會見記者時,首先為周梓樂的死表示難過及痛心,並強調警方會盡全力徹查死因,呼籲公眾冷靜。

A492救護車則接報前往廣明苑廣盈閣處理一宗氣促及腰痛的個案,於1時10分到達並停泊在唐俊街與唐明街交界尚德邨入口,而當時消防處尚未接獲周梓樂的個案。A492的救護人員在徒步前往廣盈閣期間,遇有市民求救,遂改為前往廣隆閣電梯大堂處理一名頭部受傷的個案,於1時54分將該名傷者送離現場。

至於A346救護車則是接報前往代替A492處理原先氣促及腰痛的個案,惟車子於1時23分抵達唐俊街與唐明街交界尚德邨入口時,由於前方有警車,亦有警員在施放催淚彈,救護員遂留在車上靜觀其變,後來決定下車徒步前往廣盈閣救治傷者。

傅逸婷續說,當晚警方再次折返進入尚德停車場是翌日的凌晨1時04分,目的是驅散在停車場向警察投擲硬物的示威者,進入時間與消防員開始急救的時間相若。警員在到達停車場2樓時,發現有消防處人員正進行急救,才得知周梓樂墮樓的消息。

警在周離家前約半小時於停車場處理滋擾事件

然而,A344於1時20分抵達廣明苑廣盈閣附近時,又發現前方有私家車及消防車停泊而未能繼續前進。3名救護員立即帶同裝備徒步前往現場,終在1時30分到達周梓樂倒臥的位置為他急救,於11分鐘後將他送上救護車往伊利沙伯醫院急症室。

梁國禮指出,消防處於當晚共接獲5宗涉及尚德邨或毗鄰廣明苑的緊急救護召喚個案,包括於當日凌晨1時11分接獲周梓樂於尚禮樓停車場的墮樓個案後,隨即派出A344救護車由寶琳前往現場。該車到達尚德邨對開的唐明街後,發現前方有雙層巴士及私家車阻塞,遂即時改由近尚信樓的路口進入尚德邨前往現場。

(香港文匯網記者 文森、鍾立)科大22歲學生周梓樂在將軍澳尚德邨停車場墮樓重傷,延至昨日不治,煽暴派遂瘋狂地發動文宣工程,大肆散播警方「害死」周梓樂的謠言,煽動大批人上街搗亂。警方再次舉行記者會交代調查進展,承認在周梓樂墮樓前、即星期日(3日)晚上11時06分,防暴警曾進入該停車場處理滋擾事件,但不久後已撤離,並無接觸過周梓樂。當防暴警再次進入停車場時,周梓樂已墮樓由在場的消防員急救。警方強調,當晚現場沒有便衣或喬裝警執行任務,有關「警方推周梓樂落樓」之說子虛烏有。事件將召開死因庭,交由死因裁判官處理。

周梓樂墮樓時序

造謠警察阻救 掩飾暴徒堵路

■網上流傳的救護車遇上防暴警照片,該救護車並非A344。

今日关键词:天猫双11狂欢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