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几丈高》这部纪录片能够在央视热播-泾阳新闻-新闻采编与制作
点击关闭

国家时代-《城门几丈高》这部纪录片能够在央视热播-新闻采编与制作

  • 时间:

德国4-0提前出线

徐蓓說:「《城門幾丈高》這個名字,是個非常偶然的機會得來的。有一次,我突然想到小時候常聽的一首歌謠,便叫《城門幾丈高》。憑着這樣一種感覺,我想去突破點什麼,由此有了後面的故事。」

「我們只能遭遇當下的時代,如何去和時代相處?如何認識這是一個怎樣的時代?」吳鏑表示,在他看來,盧作孚先生很好地回答了這一問題。

「我們以為我們所了解的東西,其實我們不懂。」徐蓓說,學術準備是製作紀錄片的基礎,一切藝術化影像要建立在學術調研基礎上。「學習社會人類學的經歷,讓我明白了看事情不能只從發生的那個時候看起,而是要追根溯源,同時要站在足夠遠的距離去看我們的國家、我們的文化,保持客觀、冷靜與理性十分重要。」

既胸懷天下又腳踏實地「人,都活在一個三維時空,我們只能站在自己的時間來思考問題。」第4集《舵把子》導演吳鏑分享了自己對個人與時代關係的理解。

總導演及相關人士分享感受

盧國模回憶說:「伯父白手起家,一手創辦了民生公司,始終節儉樸實,一件粗布衣服穿了又補,去哪都穿一雙草鞋,堅持在一個破陋的吊腳樓辦公。」

「城門城門幾丈高,城門三十六丈高。騎匹馬來么坐的轎轎,走進城來么到處繞繞……」這段悠揚婉轉的歌謠,是央視熱播5集紀錄片《城門幾丈高》的插曲。

徐蓓提到了盧作孚的一句名言:讓我們先做好微生物吧。「在我看來,盧作孚先生具有哲學家的思考,他以振興中華民族為己任,有幸中國能有這樣的人。我們應像盧作孚先生一樣,做好自己,以更加務實的方式去熱愛國家。」

重慶晚報-上游新聞記者 周小平 通訊員 唐紫宸 楊悄涅 楊紫竹

「聽了總導演以及其他人的分享,我們搞懂了一件事,《城門幾丈高》這部紀錄片能夠在央視熱播,不是偶然的。今晚,我們就去找這個節目看一看。」西南大學幾名沒看過這部紀錄片的學生,對記者表達了相同的意願。

以振興中華民族為己任這部紀錄片為何取名《城門幾丈高》?

吳鏑將盧作孚先生稱為「有現實感的理想主義者」。他認為,盧作孚先生既胸懷天下,又腳踏實地。「盧作孚先生是偉大的,他的理念在當時無疑是最先進的,他認識到中華進入3000年未有之變局,他明白自己要幹什麼,並知道怎麼去做。北碚是盧作孚先生的試驗場,他做出了對國家社會十分有意義的探索。」吳鏑說,「盧作孚先生教會我們的,就是與時代相處。我們應理解歷史,心懷天下,處理好與時代的關係,做好當下的事。」

白手起家始終節儉樸實現場,盧作孚親人及相關專家學者也追憶了盧作孚先生與北碚的史話。

「走什麼路,培養什麼人,是當時盧作孚先生思考的問題。他將我們帶上了現代化,北碚如今的發展都與盧作孚先生當初的發展觀念息息相關。」原民生實業有限公司盧作孚研究室主任項錦熙以重慶方言激情說道。

「伯父可以說是我的老師,從他的身上,我學到了太多東西。」盧作孚胞弟盧子英的女兒盧國模,分享了伯父、父親和北碚的故事,回憶往昔,歷歷在目。

前日,《城門幾丈高》總導演徐蓓和第4集《舵把子》導演吳鏑做客西南大學,向師生們介紹紀錄片背後鮮為人知的故事。第4集,主要講述民族資本家盧作孚在北碚的往事。

城門幾丈高一部紀錄片為啥在央視熱播

「什麼是愛國?宣洩愛國情緒就夠了嗎?不是。」徐蓓說,「面對開埠的屈辱歷史,我們需要保持的是客觀和冷靜,要以理性的態度、豐富的史實,去探討重慶是如何在後方支撐了抗戰,我們又是如何取得了勝利。」

今日关键词:南昌公园发生命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