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至少有10个省份已在推进养老保险省级统筹-最新娱乐新闻八卦-唐山新闻50分
点击关闭

地区待遇-全国至少有10个省份已在推进养老保险省级统筹-唐山新闻50分

  • 时间:

18000元错发业主

「當時沒有認識到這一問題的緊迫性,因為勞動力市場是隱形的。」齊傳鈞說,真正讓大家意識到必須要提高統籌層次的,是省域之間的基金收支不平衡現象開始出現明顯分化,部分省份出現收不抵支,甚至結餘耗盡的情況。

從省級統籌邁入全國統籌,對各地而言有何影響?于文廣等在《基礎養老金統籌層次的收入再分配效應》中的測算結果表明:在推行養老保險全國統籌后,基礎養老金待遇水平下降的多為經濟發達地區,而福利提高的往往是經濟環境較差,勞動力輸出地區。

「兩步走」實現全國統籌隨着省級統籌步伐的加快,城鎮職工養老保險全國統籌也被置於更重要的位置。

「基金結餘多的省份,通過減弱征繳力度來為企業減負,進而帶動當地經濟發展;而基金有缺口的省份,當中央為其兜底后,有可能會存在資金髮放上的隨意性。」齊傳鈞稱。

懸置多年的提高養老保險統籌層次改革,將在2020年迎來收官之年。

以湖南出台的實施方案為例,明確提出養老金要實行「收支兩條線」全額繳撥,一在是基金統收上,各項基金收入按期全額歸集至省級社會保障基金財政專戶,對於改革前的累計結餘除保留2個月的支付備用金外,限期全部歸集上解。二是在基金統支上,省級財政專戶統一撥付資金至省級社保經辦機構基金支出戶,再由省內各級經辦機構通過銀行發放至待遇領取人或用作其它應當的支出。

齊傳鈞說,從目前趨勢看,考慮到全國統籌難以一步到位,國務院確定了「兩步走」的策略——首先建立中央調劑制度,並加快完善省級統籌,在此基礎上再適時實行全國統籌。

來自中國統計年鑒的數據顯示,2013年全國只有黑龍江1個省份出現當期收不抵支的缺口,2014年增為黑龍江、河北、寧夏3個省份,2015年則增至6個省份,2016年又增至7個省份,甚至連中部龍頭湖北省也首次出現收支缺口;而同期廣東滾存結餘超過千億元。

但要實現這一目標並非易事。齊傳鈞表示,養老保險全國統籌提了20多年,之所以到現在沒能實現,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制度路徑依賴,地方沒有大一統的動力;二是利益博弈,其中最擔心的是地方道德風險,即基金征繳上的不作為和待遇發放上的隨意性。

2019年4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降低社會保險費率綜合方案》,定下了2020年年底實現省級統籌的時間表。

這意味着,養老保險全面實現省級統籌,正在全國範圍內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推進。按照國務院定下的目標,城鎮職工養老保險要在2020年前實現省級統收統支。

據人社部在公開回復政協提案時透露,其正在會同有關部門起草關於規範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省級統籌制度的文件,擬從統一繳費基數、統一費率、統一信息系統、統一經辦管理等方面進行規範。

雖然低層次統籌迅速擴大覆蓋面和確保基金征繳,但制度嚴重的碎片化,致使各地在繳費標準、待遇標準、資金管理和業務管理上各自為政,帶來了不少矛盾和潛在風險。

在浙江大學教授、中國社會保障學會副會長兼養老金分會會長何文炯看來,這並非真正意義上的省級統籌,實際多數省份是採取調劑的方式實現統籌共濟。「從學理上講,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實行省級統籌,是指在省級層面實行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的統收統支。」

目前全國性的養老保險省級統籌指導意見尚未發佈,但從地方的實踐來看,除根據自身實際制定的自選動作外,均把統籌方向指向了「六個統一」標準上,具體包括:統一養老保險政策、統一基金收支管理、統一責任分擔機制、統一集中信息系統、統一經辦管理服務、統一考核獎懲機制。

首當衝擊就是對全國統一勞動力市場的分割。就拿各省繳費標準而言,高的達到20%,低的14%,造成企業負擔不均等,競爭不公平。越是經濟活躍發展快的地區吸引的勞動力越多,其養老負擔越輕,費率就越低;越是老工業基地,人口老齡化嚴重,養老負擔越重,費率就越降不下來,也更難以吸引企業投資、擴大就業,久而久之便形成了惡性循環。

.adHolder,#articleAd,.ad{display:none}

齊傳鈞建議,為避免可能存在的道德風險,必須儘快加大信息建設,補充並完善個人繳費信息,實現所有人繳費歷史可查詢、可追溯、可量化,同時實現中央和地方以及各個相關部門之間的信息共享。

這背後有其歷史原因:在1991年城鎮職工養老保險改革試點時,由於城鄉差別及地區差異過大,再加上制度擴面與轉製成本的原因,當時被迫選擇了縣(市)統籌模式。

其中,北京、天津、上海、西藏這四個地區各收入群體的基礎養老金均有所降低;河北、山西、內蒙古等九個地區,不同收入群體的基礎養老金待遇水平均提高,其中黑龍江變動程度最為顯著,且高收入群體的養老金增加程度大於低收入群體。

不過,在華中師範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孫永勇看來,各地能否實現省級統籌的目標,與當期經濟狀況、人口結構和統籌層次有很大關係。「參保信息大多沉澱在縣市級,整合到省級,不僅需要搞清歷史記錄,更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

由於省級調劑金只能局限在本省內調節部分餘缺,當省域之間的基金收支不平衡現象明顯加劇時,省內調劑的空間越來越小、難度越來越大。自此後,提高城鎮職工養老保險統籌層次的聲音或政策文件,年年不絕於耳,但實質性進展緩慢。

導讀:人社部、財政部將組成考核驗收工作組,按照規範省級統籌制度六項工作標準,對各省逐一進行考核驗收,確保2020年底前全面實現基金省級統收統支,提高資金使用效率,增強制度抗風險能力。

據悉,人社部、財政部將組成考核驗收工作組,按照規範省級統籌制度六項工作標準,對各省逐一進行考核驗收,確保2020年底前全面實現基金省級統收統支,提高資金使用效率,增強制度抗風險能力。

「一個資金池統收統支,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省級統籌。」在齊傳鈞看來,什麼是統籌有很多種含義,以前所提的省級統籌多是在省級政府建立一個調劑金專戶,此次地方改革方案的出台是一個很大的進步。

地方「六個統一」事實上,早在2009年底,人社部就宣布我國31個省份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全面已建成養老保險省級統籌制度。

區域「貧富不均」長期以來,我國大部分地區的養老保險統籌層次依然還在「縣級統籌」和「市級統籌」,造成全國2000多個縣(市)各自獨立、各自分散的縣(市)統籌局面。

作為折中辦法,2018年7月起實施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制度。但在何文炯看來,這隻是一種過渡措施,要實現我國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制度長期持續健康運行,必須要儘早實現全國統籌。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不完全統計,從今年1月1日起,包括山東、江西、廣西、寧夏、安徽、山西6個省份,開始啟動實施企業職工養老保險省級統籌。加上2019年已出台省級統籌方案的廣東、湖南、貴州、江蘇等地,從公開信息來看,全國至少有10個省份已在推進養老保險省級統籌。

據人社部部長張紀南近日接受媒體採訪時透露,目前有13個省份已實現基金省級統收統支。具體名單有哪些?人社部主管的雜誌《中國社會保障》報道,這些省份包括北京、上海、天津和重慶4個直轄市,以及福建、陝西、青海、西藏4省(自治區)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等。

其中,「統一基金收支管理」,即實現養老保險的省級統收統支,是改革的核心所在。相關部門曾就「省級統籌」及其標準作出闡述,「六統一」主要是對基本養老保險制度、繳費政策、待遇政策、基金使用、基金預算和經辦管理的統一,並未要求實現基金的統收統支。

此前,學界和政策界主要有三種解決全國統籌困境的路徑,分別為從市級統籌逐步過渡到全國統籌的漸進方案、實行中央調劑金的過渡方案,和「一步到位」的基金方案。

在中國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副秘書長齊傳鈞看來,操作雖然有難度,但能否如期實現主要看中央和地方推進的力度和決心。「畢竟全國統籌是大方向,省級統籌能實現的話,全國統籌也就有信心和方法了。」

今日关键词:量子波动速读被查